千古夕阳红-观傅抱石《海天落照图》

2020年06月25日 来源: 傅抱石官网 作者:傅二石

编者序:素与国画大师傅抱石作品有不解之缘的北京永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近日透露,傅抱石寓居重庆金刚坡时精心绘制的《海天落照图》将成为本年度永乐春拍〈四月廿六日〉的重头戏。图中海水波纹的描绘与山石皴法均体现出“抱石皴”灵动活泼、奔放自然的典型特质。大师之子傅二石先生特撰文赏析如下:

一座高山耸立在大海之滨。天边落日西沉,余晖染红了天空与海面。这壮丽的场面吸引了人们拥向山头,以便观赏到这“千古夕阳红”的瑰丽壮观的自然景象。

在海边登山观日落之景,此一构思可能来自古诗中的意境。但画家在此图中并未表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中那种略带颓丧的情绪。画中描绘的是“水中天际一时红”的自然景观,画面苍茫浑莽而又壮丽辉煌。面对这样的景色,人们只能感叹造化的伟大与无穷魅力,诗人胸中会涌现出“夕阳千岭秀”、“烟水苍茫,千里斜阳暮”、以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这样的诗句。画家在《海天落照图》中所要表现的正是人与造化的这种关系:造化的伟大因人而存在,对造化的歌颂即是对人的歌颂。

傅抱石在他后期的创作中曾多次画过落日的题材(如在毛泽东诗意画中),而此帧《海天落照图》应该是傅氏这类题材的作品中的第一幅。傅氏在画中所创造的无限开阔的气象,正是画家的博大胸襟的体现,这正所谓“文如其人”、“画如其人”也。从绘画技法上说,此画已和古人拉开了距离。傅氏用大笔散锋,将画面上的海水与山峦作整体处理。传统山水画的先勾勒再皴擦最后进行渲染的程序被打破了。傅氏一气呵成地画成山峦,不但有体积和质感,而且有气势与动感。局部地看,画家行笔极为泼辣而随意,其行笔方式难以觉察。但整体看去,则骨法用笔与气韵生动尽在其中了。这就是傅抱石对中国画的开拓性贡献。

画家为了衬托海面的亮,加重渲染了近处的山峦,并用大块重墨点染在山头与山下的河边。仅在山的一侧染上赭红色以与落日相呼应。海面近处用散锋大笔皴出海水的波纹。傅氏所擅长的此种笔法,不仅有自然生动的效果,而且与海水未加皴纹的部份有越来越远之势。总之,《海天落照图》是一幅手法新颖、构图大胆、境界开阔的成功之作,也是画家用画笔歌颂“千古夕阳红”的永恒魅力。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